ctian

2019 新年寄语 • 回国经历

杭州

下面简要介绍一下我从1月8日到2月5日间秘密回国的背景,以及在杭州生活了近一个月的主要经历。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意大利法律很奇葩地规定外国人的居留许可(Stay permit,以下简称 “居留”)只能从学习转换成工作类型(这样毕业后可以直接找工作),反方向则不行。如果曾经在意大利工作,持有工作居留,身份变回学生以后必须回祖国重新办理留学签证,然后再回到意大利申请新的学生居留。我在 FBK 的一年工作期间已经把自己的居留许可转成了工作类型,2019年2月16日到期。我必须找个适当的时间回国重办留学签证。如果因为某种原因不能得到签证,那我也要争取在现有居留过期前返回意大利一次,亲自料理彻底回国前的各种后事。另一方面,我的旧护照将在2019年3月3日过期,为了确保新的签证贴在我的新护照上(从而确保我在拿到新的居留之前——需要等2到8个月——可以自由前往其他申根区国家),我必须先更新护照。所以我在去年10月底就开始申请换发护照,并于2018年11月30日拿到新的护照,然后就立即开始筹备回国所需的各种文件和资金,最后在1月7日出发,1月8日上午到达了杭州。之所以去杭州是因为我还有其他事要办,比如过期的身份证,先前以为必须去上海办签证,但后来发现意大利在上海的领事馆在杭州也有签证中心,所以我直接飞到了杭州并一直住在那里。

其实根据意大利法律,我在2017年12月从博洛尼亚大学硕士毕业之后的一年里,虽然已经不是学生,但在2018年2月的时候是有资格再更新一次学生居留的。这是意大利政府留给外国留学生毕业后在意大利找工作用的窗口时间:如果一个外国学生在意毕业一年内找到工作了,那么接下来就可以转换成工作居留,今后只要继续合法工作就可以一直生活在意大利。毕业后的这次续居留的各项条件跟之前续学生居留的手续是一样的,但我却无法操作,因为我毕业后身上已经没什么钱了,无法提供 5500 欧元的资金证明(其实可以临时跟别人借一下,但这对我来说这已经不算是合法行为了)。但我是有正式工作和工资的,医疗保险和养老金也是 FBK 支付的,所以只能转换成工作居留。代价就是当我正式开始读博士以后,必须回国重办留学签证。所以我为了这次回国的已经筹备了整整一年,为了确保不出现意外,不被人使坏,我没有在任何场合公开透露过相关计划,所有关键时间点完全保密,回国期间也保持低调,仅在需要帮助的时候联系了最可靠的朋友,甚至我在杭州的住宿地点也碰巧因为试营业暂时没有在公安局备案,只要我不说就没有人知道我住在哪里。在我顺利拿到新的意大利签证并且返回意大利之前,我要防的不仅是我的准前妻,而是所有的人,只有极少数值得信任同时没有利益冲突的(女性)朋友除外。


出发前各项形势对我极其不利。我的身份证早就过期了,户籍文件也在四年前丢失了(或者也可能是被我准前妻拿走了,因为这是离婚的必要文件之一,但始终无法证实)办签证需要把护照临时上交,而护照是我在国内期间身上唯一的有效证件,一旦上交就意味着接下来住宿和旅行都有诸多不便(我之前不知道在火车站里是可以办理临时身份证明的,只要有身份证号且不是犯罪分子还是允许坐火车的)。更麻烦的是,我的招商银行主银行卡也早就过期了,无法从 ATM 上取钱,没有身份证不能换卡。我在国内的手机号也早就停了,所有需要验证手机号的场合一律不能用,微信和支付宝的支付功能更是从来没用过也无法开通。因为不能取钱,我没办法只好从意大利随身带了两千多欧元,然后在机场里以极其吃亏的汇率(6.9)换了1万3千多元人民币以备各项开销。整个杭州现在几乎没有一个需要付钱的地方是不支持微信和支付宝付款的,我拿着大把的人民币到处花显得特别滑稽。

不过事实上我在杭州却一切顺利。我落地后首先到 Airbnb 上订的小旅舍里入住并放下行李,然后休息了一小时后马不停蹄地到我户籍所在地的派出所报到,只凭一个身份证号就成功办理了新的身份证并同时拿到一张临时的。然后我拿着这个临时身份证转身去招商银行换卡,然后再去中国移动的营业厅办了个临时的手机号。但我身上只有一个 iPhone 5s 手机,所以我转身又去电子市场,打算便宜买个计划已久的 iPhone 6s 或者 7s,结果都没货了,却刚好赶上苹果在国内通过经销商渠道大幅降价,我当时还不知道,所以半信半疑花了 4100 元买到一个全新的 64G 的 iPhone 8,比官网价格低1千元,当场也可以激活,看着没有任何问题,除了价格有点儿可疑。(我回到旅馆以后上网才知道苹果降价的事情,同样的配置后来卖到了4000或者3900。)最后路过一家 “宝岛眼镜” 店,花1千块钱让他们给我重新眼光,把我已经戴了五年,已经严重老化的眼镜片换了个新的。(我等了一周才拿到新的眼镜。)所有这些事情都在我到达杭州的第一天(1月9日)办妥了。

所以我现在有国内手机号了,有银行卡了(当然也就可以在线支付了),支付宝好不容易也重新开通了。(我支付宝的支付密码甚至还是改成全数字之前的密码)。第二天(1月10日)我直接去位于杭州万象城附近的华润大厦A座7搂的联合签证中心提交材料。第一次忘记买保险了,我于是满大街找 “中国平安” 的营业厅结果没有,最后幸运地找到了中国平安的某办公室,那里的好心员工给了我一个网址,我回去上网买了份基本的留学险,然后把保险合同打印出现就好了。然后1月11日(星期五)再去签证中心,才知道原来申请长期国家签证(D 类,一年期多次,可以去其他申根区)必须去上海面试(当初我也是去面试过的),只有短期签证才是不用出杭州就可以办理的。预约的时间是1月15日(星期二)上午10点。我原本以为可能必须要提前一天过去然后在上海住一晚(四年前我就是这么干的),后来发现面试地点在上海静安寺附近,距离虹桥火车站不远,我一大早坐高铁从杭州去上海完全来得及,甚至都不需要坐最早的那班高铁。于是我顺利去了上海,签证面试也十分顺利。因为我跟其他留学申请者不同,我根本不需要提供任何财产和资金证明(这是签证过程中最容易审核不通过的环节),我让特伦托大学直接把我的博士录取邀请信 PDF(带有奖学金信息)通过 email 发给了领事馆(我自己打印的版本不能算作可信的原件),然后我其他的附带申请材料(主要是本科和硕士的毕业证明材料,以及现有的意大利居留许可)都只是起到了一个辅助的烘托气氛的作用。最后我在面试后仅仅过了一个多星期就拿到新的签证了,一年期的 D 类多次进出意大利签证,十分顺利。

第一次去派出所办身份证的时候我顺便提及了自己户口文件丢失的事情,派出所本着让群众 “最多跑一趟” 的原则给我开具了一份三个月有效期的临时户籍证明。在我等待签证的日子里,我顺便托老家的可靠朋友把我的户口从杭州迁回老家,迁到我爹的户口本上了,基本上我算是为阻止东北人才外流做了一丁点儿表面贡献。其实我在杭州读书和工作期间,我的户口一直放在浙大人才中心的集体户口上。其实当初我 2014 年结婚的时候理论上是可以把户口迁到我准前丈母娘家,虽然可能会落下 “入赘” 的口实但确实是可以把自己变成正经的杭州户口的,但我当时没有这么做,既没有相关的需要也不想在结婚证以外的更多手续上跟我准前丈母娘家纠缠不清。杭州户口在某些想在杭州买房的人那里没准儿还是个梦寐以求的东西,或者说能省不少钱,在我心中一钱不值。


签证拿到手,户口的事情也办妥以后我立即开始通过微信联系我准前妻,看看她是否愿意离婚,进一步说假如愿意离婚的话还有什么额外要求才肯跟我去办手续。结果,她不愿意离!她宁可继续跟我保持名存实亡的夫妻关系也不肯放手。我们约了一次在平海路上的避风塘见面,我顺便去吃个饭,但是她因为堵车迟到了,我在约定的时间后到了自己该吃吃,最后过了40分钟她还没来我就走了。既然不愿意离,那见面也没什么可谈的了。其实我就住在我丈母娘的眼皮底下,但我故意混淆视听,一开始约见的地点远在浙大附近——看似合理但是离我办签证的地方太远,如果别人知道我是为了办签证才回来的话。所以我和我准前妻最终并没有见面,“不同意离婚” 是根据微信沟通的结果得出的结论,当然这也是意料之中的。至于被她骗走的照相机等物品,仍然拒绝归还,甚至威胁我要毁掉它们。我尽量避免刺激她,没敢多说话。有时候我在想,一个人怎么可以 “坏” 到这种地步,甚至宁可牺牲自己也要让别人过不好。后来我经过他人指点逐渐明白这种人其实并不是 “坏”,而是所谓的 “巨婴”。就像那些拦着地铁不让走的人一样,她并不承认自己的行为是错的,也可能她觉得整个社会都是欠她的,而这一切的起源就是小的时候缺少家教,确切地说她的父母并没有正确地告诉她什么事情是错的,不该做的。坏人尚有改过自信的可能,“巨婴” 则没有,而且你根本没办法跟她讲道理。这就是我为什么早已下定决心一定要远离这家人,宁可找律师上法庭也要把婚离了。

因此我就需要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上到杭州来长期生活一段时间,至少半年,然后找个律师认认真真地打一场离婚和财产纠纷官司,同时还不能耽误我的工作和学习。我能想到的最好办法就是我在博士的第三年,按照意大利这边的规定必须到意大利之外的另一所大学交流访问至少半年才有资格毕业,这期间奖学金照发而且还增加 50%。我决定回浙江大学交流访问,因为我在网易的前领导和同事就是浙大的教授和副教授,只要他们和我自己的大老板同意这件事就成了,浙大一分钱都不用出。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个研究方向的吻合程度问题,所以我现在就得着手了解浙大计算机系的各个教授的研究方向,届时要么找一个跟我目前研究方向类似的,要么我自己就要逐渐调整方向往浙大已有的方向上靠,确保这个交流访问计划在欧洲这边看起来很自然。我已经基本上联系好了,本次合作的信物就是我那支价值 73 欧元的爱马仕铅笔,剩下的就是靠我自己的努力,在未来两年里积累科研成果,慢慢调整和扩展研究方向,最终顺利实施这个交流访问顺便打官司离婚的宏伟计划了。


其余的时间我在杭州忙着继续搞科研(概率论形式化)和我那篇跟毕设导师合写的期刊论文。我每天中午起床,除了吃饭和出门办事以外就呆在旅社里看书和干活。我每天只吃两顿饭,我几乎每天去杭州庆春路的永和大王报到一次,专攻他们的黑椒牛柳饭,有时加个煎蛋;另一顿饭在马当路的某 “馄饨煲仔饭” 店里吃。两家店里我都把吃成了 VIP 顾客:永和大王后来每次都给我优惠卷(下次就餐抵8元),煲仔饭那边如果零钱找不开下次再付也没问题。我发现杭州的物价上涨了,尤其像 KFC 之类的西餐店真敢按照西餐在西方国家的价钱要。我身上现金不多,在吃饭方面不敢多花,除了前面提到的避风塘那顿饭以外我就自己吃了一顿羊蝎子火锅,算是圆了一个多年来的 “羊蝎子” 梦。

除了去跟毽友踢了两次毽球以外(每次都是因为有其他重要事情才去的),以及为了交流访问见了浙大的朋友以外,我就只见了两个关系最好的女性朋友(前网易同事),一个跟我情同兄妹,另一个自己单方面觉得情同夫妻(我们是清白的)。除此之外我再没有见过任何人。因为我回国了两次以后发现自己毕竟远来是客,虽然无论联系谁都说请对方吃饭,但实际上我才是那个蹭饭的,顶多只能通过送点儿小礼物补偿人家的饭钱。我一来是秘密回国,在不确定是否能成功回意大利的情况下见的人越少越好;二来我的时间和钱也不多,见的人越少对我越有利;三来,我真的不知道以前我那些朋友现在究竟还算不算朋友了。很多人,我发现见面以后除了打个招呼,简单过问一下对方生二胎的事情以后再就没什么可谈的了。当初和我一起搞计算机的朋友们还在杭州的,很多都已经发了,但是彼此的研究方向却是截然不同的,我实在没有心情去找他们蹭饭;另一方面,当初追求过的姑娘们大都已经结婚生子了,单独约出来不合适,全家约出来也不舒服,就算有那么一两个还单身的,我还能有什么想法不成,所以真的想见不如不见。至于其他网友,也许我公布消息以后真的会有人心甘情愿请我吃饭吧,但我宁可花20分钟去永和大王吃个23块钱的黑椒牛柳饭然后回旅社继续干活。


最后谈一下我从国内带回到意大利的重要物品和装备。事实上为了应对可能拿不到签证的最坏情况,我回国的时候把自己在意大利的几乎所有贵重物品(和重要文件)都带回来了。游戏装备(任天堂switch)则暂时留给了我在博洛尼亚的好友。这么做的目的是,假如我拿不到签证,基本上我留在意大利的剩余财产总价值将小于我返回意大利的单程机票费用,所以也就不用回来了。所以我的行李非常重,拿到签证以后本可以回老家呆一个星期(如果春运不是问题的话)但考虑到行李太重而且也过不上除夕也就算了。但是有几件东西我还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从国内带回意大利了,因为这些东西都是我在意大利难以买到的。

首先是雷蛇的 Razer Core X 外接显卡坞,目前不在意大利销售,同类产品中最好的。我花了 2600 元从雷蛇在杭州的经销商那里通过专门订货才拿到的。这个东西 7.3kg 重,我是立下了重誓才把它用手拎回意大利的。原本打算回来以后再买个 NVIDIA 的高端显卡,但这样一来我的 2014 MacBook Pro (+ macOS 10.11) 无法支持。后来我在电脑城里幸运地淘到一个二手的技嘉 GeForce GTX 980 Ti 显卡,至少有 2kg,水冷的,1800 元。这个显卡虽然已经有点儿老了,但却是 macOS 10.11 下通过 NVIDIA Web Driver 所能支持的最高端显卡(上面还有一个 Titan X,如果我能升级到 macOS 10.12 的话就可以用 1080 Ti 但我由于使用老软件不能升级系统),在三四年前绝对是旗舰产品,综合性能跟上一代的 GTX 1070 持平,是我目前 ThinkPad P70 上用的 Quadro M3000M 性能的两倍,要是跟我 MacBook Pro 上内置的 GT 750M 比起来恐怕五六倍的性能差距也不止了。这套将近 10kg 的装备将是我以后博士研究中提供高性能计算的基础研究设施,当然偶尔打打游戏也是必须的。

其次是我买到了国内在我去留学之后(2016年)才出版的一本《梵语入门》教材。这本书对于国内的梵语学习者来说简直是无价之宝,因为它是第一本详细分析梵文经典散文的教材,把一些重要选文的每个词都解释清楚了。之前国内出版的《梵语文学读本》也是类似的作用,但《读本》的选文大都是诗歌,因为格律的要求诗歌的语法分析要比散文难10倍,在语序和用词、甚至字数上都受到严格限制,非常不利于初学者。我在学习了多年的梵语语法规则以后就迫切地需要这样一本书,通过真实的语料来逐渐巩固语法、积累常用词汇。我把这本书成功带回意大利了。

第三是我从朋友那里拿回了自己多年前购买的一本英文版《圣经》(NIV Life Application Bible)。这本书的印刷质量非常好,注释和插图都很丰富,封面是人造皮的,目前在国外原出版社那里卖将近 100 美元,我是很多年前意外购得,只花了100多人民币。我在杭州这段时间里除了工作和办正经事就是看《圣经》,我第一次认真地从头开始看,目前已经把前4卷看完了。在意大利行走,看过圣经还是很有帮助的,因为意大利到处都是宗教题材的艺术品和建筑。当然,更重要的是我在学习圣经希腊语和希伯来语,如果事先读过英文版再学习希腊和希伯来原文就会方便不少。

最后,我在上海面试那天顺道又去田子坊的 “金粉世家” 店里买了一件新的高级亚麻布唐装,2100 元。这种衣服非常结实耐穿,在意大利穿也很拉风。我今年就不用再买衣服了。

基本上,回国这一趟,我的存款再次清零。当然,一切都是事先计划好的,本质上完全是命运的安排。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