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ian

冰河年鉴 2018

特伦托
特伦托

2018 年是我硕士毕业后逐步转变成严肃的科研工作者的重要一年。整整一年里我在 位于意大利北部特伦托 (Trento) 的 Fondazione Bruno Kessler (FBK, 意大利顶级科研机构) 里工作,在未来博士导师的指导下从事严肃的科研工作。一年来成绩还是不错的,我在自己的主攻方向——Runtime Verification——上取得了一些新成果,这些内容极大地充实了 FBK 在欧盟 CITADEL 项目里的贡献度。但可惜从4月份开始跟两位领导一起撰写的会议论文,7月的时候被拒稿了。不过相关的发现是实实在在的,几千行代码是同行无法轻易复制的,只能希望接下来的投稿不要再被拒了。

另一方面,没想到我去年的毕业项目还有潜力可挖。我的硕士毕业导师 (Davide Sangiorgi) 在6月份突然联系我,建议将我毕设的精华部分抽出来合写一篇 workshop 论文,投给9月份在北京召开的 CONCUR 2018 会议下面的 workshop。我抱着趁机可以回国和回家看看的想法同意了,结果这篇草草写就的论文竟然被接受了,成为了我硕士毕业后的第一篇公开论文。后来11月份的时候我们还受邀再写一篇完整版投给某期刊,目前这篇论文尚未完成。其实这些研究工作倒也算不上惊天地、泣鬼神的重大领域,但作为我博士生涯开端时期的练手项目还是合适的。即便论文成功发表,我心中也并不是十分喜悦,因为毕竟是很小的工作。也许唯一的用处就是让我自己的导师惊讶一下,以免他平时太小看我了。

除此之外,我在概率论(和测度论),图论和 Runtime Verification 的 HOL 形式化方面也有一些成果。其中在概率论形式化方面,我发现目前 HOL4 里官方自带的形式理论跟现代教科书里的版本还有很大差距,基础定义存在各种问题,上层建筑也很缺乏,几乎无法使用。我在博洛尼亚大学期间花费了许多时间学习概率论和随机过程,我一直希望能把(强)大数定律完整地形式化出来,为了这个目标,我从8月份开始着手改进HOL4的概率论形式化代码,工作量十分巨大,但好在其他人已经打下了基础。这个工作我从夏天干到秋天,从圣诞节干到中国春节,直到目前还没干完。我在这些个人研究上花费了大量时间,但写出的论文将是属于我自己的,代码则会长久地留存后世,所以很值得。

2018年是我历史上写代码写得最多的一年。工作直接相关的代码(C/C++)写了上万行(而且反复改动过),HOL 形式化代码(Standard ML)也写了一万行。其他还有 Common Lisp 开源项目的代码,Adobe Acrobat Pro 插件 (C++) 和自定义动作 (JavaScript) 的代码等。很多过去多年来我想学但是没学会的东西(包括 CORBA 和 ANTLR 的 C++ 接口)今年终于基本学会了。自从学会了自定义 Acrobat Pro 以后我的 PDF(批量)处理技术日益提高,还花钱把 Acrobat 2015 升级到 Acrobat 2017。年底的时候还重学了点儿 MFC 和 Win32 编程,不过因为并不急用所以并没有坚持下来。

自然语言方面,年初我在 FBK 参加了初级德语课程,完成后拿到了相当于 A1 的证书。此外我还学了一些圣经希腊语和希伯来语,并买到了当今最好的教材(有配套视频教程)。我在梵语方面一直也没有停下来,今年里我几乎每天上下班时都带着以前的旧梵语课本,在上下班的火车上背诵各种语法表格,终于把最基本的动词变位表给背下来了。梵语的《帕尼尼经》我在今年里也有所领悟,过去几乎一点儿都看不懂,现在已经好多了,可以跟现代的语法书联系在一起了。其他小语种(法语和拉丁语)我也稍微复习了以下,尽量维持过去的知识水平以便将来再提高。至于意大利语本身,无论对话还是阅读我现在都已经相当不错了,词汇还是欠缺,但只要有机会就去上课继续巩固。

我这次的博士录取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因为一方面导师确实对我的工作很满意,另一方面我的硕士毕业成绩也很不错,自然排名就很靠前。特伦托大学比较富裕,每年计算机相关领域博士招生数额是博洛尼亚大学的5倍以上,所以7月份的时候我顺利收到特伦托大学正式的录取信,然后11月份正式开始了博士生涯。奖学金每年1万6千多欧元够花了,不过比我之前在FBK工作期间的工资略少一些。这些都是导师事先都讲明了的,所以也没什么可计较的。这些钱保证我一个人未来三年在意大利的正常生活是足够了,还可以少量地补充些软件和硬件。种种留学相关手续十分麻烦,但我是合法身份,所以虽然花费了不少时间但并没有遇到任何实际困难。

6月份的时候用闲钱买了个任天堂 Switch,然后断断续续玩了几个月的《塞尔达传说》。其实我平时最主要的休闲就是联网跟几个欧洲玩家几乎每晚一起打 Navalogic 的老游戏《Joint operations》的自定义任务。每天看书、写代码、打游戏,基本上也就没有时间再干别的了。我以前在意大利看到漂亮姑娘还在心里掂量值不值得出个轨什么的,现在我连看都不看了,专心把自己的科研工作做好、早日拿到博士学位才是正道。意大利最不缺的就是帅哥美女,这个国家缺少的是有责任心、肯吃苦耐劳的高科技人才——比如说敝人。所以我准备暂时留在这个国家,致力于让意大利跻身欧洲计算机科学研究的前列。

关于我的博士生涯,目前的计划是争取三年内准时毕业,这就意味着两年半之内必须完成博士论文——目前课题我已经基本想好了——然后最后半年一边交换学习一边等博士论文评审结果。时间已经不多了,不过好在我在 FBK 工作的一年相当于已经读完了博士第一年了。我准备把 Monadic Second(-Order) Logic (MSO) 和 Runtime Verification 结合起来,把我所有的知识都用上,写一篇前人想都不敢想的博士论文,快速毕业然后开始拿博士后的工资。

其他没什么可说的了。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