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0th, 2020

head icon

一篇 “元” 博客 (metablog)

相信很多人,尤其是未婚女性,在看过了我的历史博客和微博以后都会产生一种顾虑:虽然我有诸多优点,但跟我交往的风险很大;一旦 “稍有不慎” 做出了让我不满意的事情,我就会把相关事情贴在网上让她被千夫所指。最近就至少有两个姑娘向我表达了类似的顾虑,由此可见过去多年来我在网上的言论一定让我无形中错过了许多好姑娘。

这些后果我从一开始就很清楚。但我有不得不做的理由,或者说 “两害相权取其轻”,我的行为乃是经过仔细评估的最优解。

在我所有这类言论里,最大的事情是我多年来对我前妻涉嫌诈骗行为的吐槽,让所有幻想可能成为我未来妻子的人退避三舍。对此我的理由是,当时没有别的办法,如果我不那么做的话也就不可能换来今天的离婚自由之身,从而也就不可能再有别的妻子了。虽然最后我仍然损失了财产,但顺利离婚这件事本身足以弥补一切负面影响。就算中国姑娘都被我得罪光了,外面还有几十亿的外国姑娘。退一万步说,就算从此单身不再娶也比误娶了一个错误的女人从此痛苦一生甚至折寿要强一些。因此在这件事里我没什么可后悔的。

其次是对我过去工作时公司领导和我目前博导的吐槽,可能会让我的未来雇主认定我将不会是一个合格的员工。对此我的解释是,企业雇主跟员工之间的矛盾,或者一般意义上领导者和被领导者之间的矛盾和利益冲突,乃是固有的、不可消除的。即便下属对上级领导百依百顺、笑脸奉承,一切合作也都是利益在背后驱动的。但我自认为自己具有的优点是,无论跟领导有怎样的矛盾,无论矛盾是否已化解,只要我还在拿薪水就一定会尽全力把工作做好。即便薪资尚不符合自己的预期也是一样,因为劳动合同已经签订了。

(这里插几句关于跟博导关系的评论。我跟自己的博导至今为止尚未发表过任何 SCI 论文,但我跟其他人(硕导)合作发了一篇 SCI,由此引起了博导的长时间不满。我的理论是,一个真正优秀的博导不该妨碍他人发表有价值的科学工作。另外我跟博导的关系是可以通过更努力的科研工作来修补的,但一篇我有能力发表但却错过的 SCI 论文的潜在损失是不可估量的。权衡利弊之后我才做出了目前的行为。)

最后是一些在帮助他人的过程中产生的附加问题。我的博客和微博是非商业性的,主要的目的是用于我自己排解寂寞——通过将自己内心的想法有所保留地分享出来并与感兴趣的人进行讨论。我作为一个曾经的 IT 公司雇员和现在的科研工作者,唯一的收入来源只能用我的知识和专业技能为相关雇主服务。在(只可能是免费的)帮助他人的过程中,我所能付出的仅限我的知识、经验和(少许)金钱。我在的所谓 “人气”  恕不作为一种资产或资源与他人分享(或者举个明确的例子,我绝不会微博转发任何广告或者我自己并不赞同的言论。)

希望此文能够澄清一些多年来对我的误解。那些有信心不做出违法或者严重不理性行为的姑娘们,就不应该担心在和我交往的过程中被网上曝光、千夫所指;同样,那些有进取心,希望雇佣到高效率 “冷血工作机器” 并给予其应有报酬的潜在雇主,就不该惧怕像我这样的员工;最后,那些希望从我这里获得各种帮助,只要确保不伤害到第三方(比如说其他粉丝)的利益,就应该大胆地联系我,没有什么其他可担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