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ian

冰河年鉴 2019

圣诞夜
圣诞夜

下面简短地写个年鉴。

我的 2019 年总体来说是成功的。自从拿到新的学生签证、带着《梵语入门》返回意大利以后,我就正式开始了博士第一年的学习和研究。我发表了两篇跟自己专业相关的会议论文 [1,2],然后靠着它们通过了博士第一年底的升学资格考试。我的硕士毕业项目当初留下了一点儿遗憾,我后来继续改进,又写了5000多行代码,跟硕导 D. Sangiorgi 合写出一篇期刊论文,不过目前尚未最终发表。此外,我还给 HOL4 定理证明器提交了大量概率论形式化方面的代码改进,在形式化证明 “强大数定律” 的道路上又前进了一大步。另一方面,我的梵语学习达到了过去七八年来的最佳水平,不但掌握了大量的词汇和例句,而且在梵语计算语言学(古代语法规则的计算机模拟)方面也有进展——找到了同行的大量研究论文,看后豁然开朗。其他语言方面,在古希腊语和古希伯来语上略有进展,尤其是总算记住希伯来文的元音加点规则了。

跟导师 A. Cimatti 的关系搞的不太好,尤其是在他得知我跟硕导合作发表期刊论文的事情以后严厉指责我背着他搞其他学术活动。他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我在有了新的学术贡献(不论多小)以后也有责任将它们发表出来,让后续的研究者少走些弯路也是好的。何况这篇期刊论文还可以作为博士毕业要求的两篇论文之一,极大减轻了我的毕业压力。总之虽然他认可我的能力和取得的成绩,并且让我正常升学了,但可以看出此人有极强的控制欲,甚至还有一些嫉妒心。我强烈怀疑他的学术能力十分有限,过往的声誉主要是通过论文作者姓氏比划排序得到的。我得到的有效学术指导很少,2019 年里可以说几乎没有,甚至是负面的。我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在意大利顺利完成三年的博士学习,今年之内被迫结束学习然后回国重新换个国家重新申请博士也不是不可能。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努力发表论文(包括违背导师意愿发表我自己的论文),以我所属大学的利益为先,确保我导师找不到冠冕堂皇的理由提前结束我在意大利的博士生涯。

生活方面,由于我平时精力主要放在学习和科研上,并且尚未离婚,虽然结识了少数异性朋友,但都没有什么深交。我也有意避免跟异性过多接触。平时最多的娱乐是上网看看电视剧以及打打游戏(比如在 switch 上玩《巫师3》)。岁月蹉跎,我如今已经 38 岁,很快就算中年人了,就连当初比我小8岁的跆拳道小姑娘都已经虚岁30,结婚好几年了。而我还在博士的道路上苦苦挣扎,前途乌云密布。可能唯一的欣慰就是,作为一个博士生,身处意大利,周围的一切研究都相对 trivial,我的学术压力很小;偏理论的研究方向也不需要除笔记本电脑以外的任何实验设备,从来没有卡在研究工作上。这个博士学位的唯一用途,可能就是让我能以博后的身份再在国外呆几年,享受学习的乐趣。另一方面,我在博士第三年里计划回杭州(母校浙江大学)交流访问半年(至少三个月),顺便找律师办离婚。这个计划能否顺利实施,主要看我导师能不能让我进入博士第三年,今年10月底见分晓。不管怎么说,活下来就是奇迹。我现在所花的每一分钱都来自博士奖学金:他们付给我钱让我做一些自己也感兴趣的事情,同时我还有大把时间学习自己感兴趣的其他东西,就算随时中止这种生活,我也算是赚到了。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